搜索右侧

您现在的位置:必威体育>明星娱乐

[转帖]华大同济医学院光谷医院:请你给我一个说

2018-07-28 13:34今日热点事件新闻-必威体育新闻网编辑:betway必威人气: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光谷医院:请你给我一个说法!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光谷医院:请你给我一个说法!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光谷医院:请你给我一个说法!




    我叫罗海金,湖北省赤壁市官塘驿镇老虎岩村仄山罗家人,今年63岁

    就儿子罗兴兵因病(左侧听神经鞘瘤 良性),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手术过世一事求助!

    我的儿子罗兴斌,役年38岁(2018.7.1日)由于家庭贫穷,他很早就外出打工,2017年12月31日才成家,到2018.7.1日不幸死亡这天刚好满六个月。

    罗兴斌2016年开始在武汉市沌口开发区尉伊思化妆品有限公司上班。今年5月底时上班时头部不舒服,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检查,被查出患有听神经鞘瘤(良性)。

    我们家得到消息后,十分焦急,在家中借了一些钱给儿子治疗,原准备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动手术,由于该医院不能报销医保,医院医生便推荐到他们光谷分院做手术,说分院可以报销(总院给我们写有推荐信)。于是我带着儿子6月1日便到光谷同济医院办了入院手续,6月3日开始在医院住院了五天。6月7日下午医院通知我们8号进行手术,当天交了6万元手术费。

    手术前医院检查罗兴斌身体其他状况一切正常。当时我们家四口人都在医院,医生说有百分九十八的成功率。于是我签了字,同意8号进行手术。

    6月8号早上7点58分进的手术室,手术一直进行到当天20:30分左右手术才做完。可在手术中、手术后一直没有一个主治医生与我们家属谈手术情况,更没有见到切除下来的肿瘤,(直到儿子死后当天院方才告知说当医疗废物销毁了,这一点我们一直抱有疑问,手术中发生了什么问题我们无法得知)

    晚上20:30分手术后医院直接把病人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里。可没多久约21:10分左右,医生来通知说我儿子病情不好,给我们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们问是什么情况,医生说是术后并发症引起了脑出血,人可能保不住了,要我们签病危通知书。当时我们一家人都蒙了,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万分请求医生要全力抢救,医生说如需抢救就需要两万元手术费,并且告知就算是抢救过来,罗兴斌也可能是个植物人,医生问我们还要不要抢救,当时我们一家人说只要能保住人性命就行,医生说抢救过来保住性命是没问题的,于是我儿子罗兴兵在手术后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内,又被推进手术室做了第二次手术,又做了近六个小时二次手术,直到6月9日凌晨3点后才结束,接连两次手术,共花了18个多小时时间。

    我们一家人在手术室外煎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等到的结果依旧是医生的一纸病危通知书,医生讲我儿子最多只有两三天的活命时间了,让我们做好准备,问我们是不是把人带老家,说医院有规定,如果病人要是在医院死了,人死后就要在武汉火化,遗体不能拉回老家,医院知道我们农村人习俗,人死后要入土为安,院方是想催促我们把人带走,一了百了,院方想推消责任,我是这样认为的。

    术后我们咨询过其他医院医生,都说这起手术的死亡率只有百分之零点一到百分之一。于是我们全家人抱着只要罗兴斌有一口气在,就继续住在医院治疗,人没有拉回家。

    我儿子罗兴斌在医院昏迷了二十多天,院方没有一个领导出面给我们家属一个合理解释,是什么原因让罗兴斌成为植物人的。主治医生给我们答复说是手术存在有失败的几率,失败也是正常的。我们问主治医生他手术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医生说是手术时间长,病人太瘦了,肿瘤切除的比较多(肿瘤切除了百分之九十五)和其他一些医疗方面的术语,我是一个乡下老农民,医生说的专业术语我肯定不懂,但医生说的手术时间长,病人太瘦了,这些情况我儿子在术前就已住院五天了,术前各项身体检查也都查了,我儿子住院前还一直在工厂正常上班,他进手术室前还和家人有说有笑的,叫我们放心。你们医生既然知道病人有那么多的因素可能导致手术失败,你们为何不与我们家属商议肿瘤暂时不能切除那么多呢?或者采用其它保守方法治疗呢,或是你们不做这起手术呢?

    事后家属多次想找医院要个合理解释,院领导避而不见,主治医生每次就是说你们对我的解释不满意可以去法院告我啊,就算是要赔钱也是找医院也不是找我赔,医者仁心,这是一个医生该有的态度吗?我们找医院要病历,要切除肿瘤资料,医院一直卡着不给,说医院有规定,病人没出院就不会给病历,手术中切除的肿瘤我们也没见到,你们居然当作医疗废物销毁了,我们家属对手术中存在的情况一无所知。

    在这二十多天里,我们除了两天一次的重症监护室探视外。你们给我们家属的答案都是只有几天可活的了,趁早拉回家。我儿子在重症室里整整二十二天,每天几千块的昂贵医疗费用,我和孩子他妈只能天天的以泪洗脸,无力再承担了,我本身是个农村低保户,残疾人(均有证)

    苍天无情不长眼,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儿子罗兴斌还是没能活过来,7月1日凌晨零点三十八分在武汉光谷同济医院撒手人寰,狠心抛下了我这个身患残疚的老父和多病的母亲,无情离开了刚结婚六个月整的妻子。

    我是一个山区农民,家庭贫寒,如今儿子不明不白离开人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离老家两百多里地,我无力为儿子罗兴斌讨回应有的说法,搞清他真正的死亡原因,划分医院与死者之间的责任,然这一切我只能是求天天不应,求神神不灵,今跪求社会上热心人士关注这件医疗纠纷事故,盼政府司法救助,民政救助,希望能启动司法程序,查清我儿子死亡真正原因,让我儿子罗兴斌能闭上双眼,安心上路







    儿子,父亲无能,黄泉路上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我们来生再作父子。

    求助人:

    罗海金18107155041湖北省赤壁市官塘驿镇老虎岩村二组

    罗烁18107154810(罗兴斌小弟)

    吕玉芬13774353010(罗兴斌妻子)

    2018年7月1日同济武汉光谷院区

猫狐网最新资讯

(来源:)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258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采血过失男婴身亡 家属堵昆明市延安医院门讨说


列表页底部广告